分节阅读_77(第 1 / 3 页)
    小家伙的自言自语,对视一眼,心里倒有了算计——
    “将,那个‘计划’实行得怎么样了?”顾梓冬略压低声音问。
    “老哥那边得到的消息是试验得差不多了,好像是随时都可以进行。”季将摸着下巴,笑得有些邪气。
    “这样子的话······”瞄了一眼趴在那边傻傻的小家伙,顾梓冬也跟着笑得不怀好意,“反正小家伙觉得无聊。”
    “而且喜欢小孩子围在他身边,当然不如自己制造几个玩玩。”真的挺想看看混合了小家伙和自己血缘的小孩子是什么样子的······
    “那我去打电话给他们大家一起好好商量一下。”顾梓冬已经迫不及待了。
    “好。”季将放下扑克牌,起身向单耳走去,“笨小鬼,中午大家一起去吃大餐。”
    听到有吃的东西,小家伙的精神回复了一些,“好啊好啊。”想了想又问,“珠珠也一起去吗?”
    “当然了,他下了课我们就去接他。”
    “真好——”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季将,“是所有人都一起对吧?”
    “是啊是啊。”季将倒有些不耐烦——这个小鬼整天想着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不过小鬼如果知道的是这次大家聚在一起所商量的事肯定会吓得有多快跑多快吧?
    ####################
    “这件事大家应该都没有人反对吧?”梵青环顾了一周,问。
    “这种大家利益均沾的事情只要不是傻瓜都不会反对的。”顾梓冬笑道。
    “确定对人身体没有任何损害吗?”南门越说出自己的担忧。
    “只要发现有丝毫的副作用我都是不会轻易在他身上用的,这个实验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次了,而且后来还有和他差不多体质的人进行临床试验了,几次下来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才敢用到他身上的。你们放心,做手术的是这个领域的领先专家,我们都不会容许有什么意外发生。”梵青严肃地进行保证。
    “这样就好,这可是关乎我们大家以后的幸福问题。”风雅人啜饮了一口波尔多,嘴角带笑。
    “手术需要做什么准备吗?”季将问。
    “不需要,第一次的植入手术很简单,只要人带过去不到一个小时就会完成了。”事实上,那些实验大部分都是梵青亲自在一旁观摩完成的。
    “他很怕痛。”南门越看了一眼在一边和小单遥互喂蛋糕的单耳。
    “除了最后步骤无法避免的那个手术外前面的手术我保证不会让他感受到多大痛苦,而且一般连手术刀口都看